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1日以“內閣總理大臣”名義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供奉了稱為“真榊”的祭品。
  日本問題專家指出,安倍在美國總統貝拉克·奧巴馬訪問日本前夕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,表明瞭安倍在靖國神社問題上一意孤行,是為了安撫日本右翼勢力,也為了表明不買盟友美國的賬。對此,外交部發言人秦剛21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,靖國神社問題是日本自身的負資產,如果日本領導人執意把這筆負資產背下去,那麼這筆負資產就會越來越重。
  安倍自掏腰包供奉祭品
  4月21日至23日是靖國神社例行春季大祭。據日本媒體報道,安倍本人並沒有前往靖國神社,而是“自掏腰包”供奉了稱為“真榊”的祭品。
  “真榊”是日本神道的一種祭品,在“榊”木上系掛五色絹帶和日本神道中的所謂“三種神器”。
  安倍自2012年12月上臺以來,曾在去年的靖國神社春季大祭和秋季大祭期間供奉“真榊”。
  安倍除了本人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外,繼續讓內閣成員“自行判斷”是否參拜靖國神社。這意味著安倍繼續默許甚至變相鼓勵內閣大臣參拜。
 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,日本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、眾議院議長伊吹文明、參議院議長山崎正昭21日也向靖國神社供奉了“真榊”。此前,日本總務大臣新藤義孝、國家公安委員長古屋圭司則分別於4月12日和20日結合春季大祭參拜了靖國神社。
  靖國神社位於東京千代田區,供奉有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14名第二次世界大戰甲級戰犯的牌位。安倍第二次上臺執政後,頑固推行美化日本侵略歷史的右翼政策。除安倍本人去年底參拜外,新藤義孝、古屋圭司等日本內閣成員已連續多次參拜靖國神社,招致國際社會強烈批評。
  擔心拜鬼招致美國不滿
  安倍此次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的時機十分微妙,因為美國總統貝拉克·奧巴馬從23日起將對日本進行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。
  共同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,安倍此次之所以放棄參拜,採取去年春季大祭和秋季大祭時那樣的做法,似乎為了避免日本與中國、韓國的關係進一步惡化,同時又想顧及呼籲他參拜的國內保守派支持者。
  此外,奧巴馬定於23日至25日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,24日將與安倍舉行首腦會談。安倍去年12月26日在內閣成立一周年之際參拜靖國神社,招致中韓強烈抗議,美國政府則對安倍使用“失望”這一不尋常的強硬措辭。安倍政府擔心,如果再次參拜將招致美方不滿,可能給日美首腦會談帶來負面影響。
  在美國施壓和撮合下,韓國總統樸槿惠與安倍、奧巴馬上月在荷蘭海牙核安全峰會期間會晤,安倍得以首次與樸槿惠會面,但三邊首腦會晤沒有談及歷史問題。美國顯然不希望安倍再次參拜導致日韓關係緊張,妨礙構建美日韓三邊安全合作的努力。
 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約研究員王泰平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,安倍上臺後不顧國內外反對聲,在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上態度強硬,表明這是他一貫的理念。安倍在去年12月參拜靖國神社後,美國對他的舉動表示“失望”。如今他在奧巴馬訪問日本前夕再次貢奉祭品,從某種意義上講,這表明安倍並不完全買美國的賬。
  王泰平分析指出,在靖國神社問題上,安倍不一定每次都是本人去參拜,但是會用供奉祭品等形式表達他的立場。他此次獻祭品而非本人親自前去參拜,可用“心馳神往”來描述,即雖然人沒去,但是用意昭然若揭。
  最大限度平衡各方壓力
  中國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員楊伯江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,安倍在奧巴馬訪日前夕向靖國神社獻上祭品,其實是有國內政治的因素。
  楊伯江說,去年12月,安倍就不顧國內外壓力悍然參拜靖國神社,部分原因在於他身邊有一大批右翼保守勢力政治擁躉,這些人不斷給他施加壓力,催促他參拜靖國神社。2007年9月執政尚不滿一年的安倍黯然下臺後,這批政治擁躉一直不離他左右,於2012年9月幫助安倍贏得自民黨新總裁選舉,而那次勝利為2012年12月自民黨贏得眾議院選舉、繼而奪回政權打下基礎。安倍再次當選首相,這批政治擁躉有著相當的功勞。因此,安倍需要“回報”右翼保守勢力,以換取他們一如既往地向他提供政治支持。
  楊伯江註意到,近期迫於各方壓力,安倍在歷史認識問題上姿態有所“軟化”。例如3月14日他表示不會考慮修改承認日本軍隊強徵慰安婦事實的“河野談話”,內閣將整體繼承包括“村山談話”、“小泉談話”在內的歷屆日本政府表明的立場;3月25日安倍內閣通過一份答辯書,表示將“完全繼承歷代內閣對於歷史認識所持的立場”。
  這些軟化姿態的表示,勢必會引起安倍陣營內的反彈,令右翼保守勢力批評安倍“走得太遠了”。所謂“太遠了”,不如說是“太軟了”。這些人會繼續要求他在歷史問題上採取強硬態度。
  安倍21日向靖國神社獻祭品,恰恰說明在歷史問題和靖國神社問題上,安倍的歷史觀和政治理論是明確的,同時也是錯誤的。獻祭品而非親自參拜,表明安倍要在支持者與反對者等因素之間尋求平衡。對於參拜靖國神社,安倍始終抱著一種“執念”,而作為日本現任首相,他既要面對來自鄰國、美國的壓力,又要面對日本國內正義的聲音。因此,安倍採取如今這樣一個權衡之舉,“似乎”能夠滿足各方勢力的要求,對各方勢力都不至於“冒犯”。
  楊伯江認為,安倍雖然本人沒去參拜,但其實他希望去參拜的意思已經表達出來。去年,安倍在靖國神社春秋大祭期間也採取過獻祭品的類似做法。可以說,他是以一種“間接方式”表達出內心的想法,力求在形式上最大限度平衡各方壓力。
  本報綜合新華社報道  (原標題:安倍獻祭:一意孤行 心懷鬼胎)
創作者介紹

Walker

kw48kwef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